<noframes id="99dhj">
<address id="99dhj"></address>
    <noframes id="99dhj"><form id="99dhj"></form>

    <listing id="99dhj"><nobr id="99dhj"><progress id="99dhj"></progress></nobr></listing>

      <address id="99dhj"><nobr id="99dhj"><progress id="99dhj"></progress></nobr></address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99dhj">

            企業文化

            閱讀詳情

  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閱讀詳情

            十 年 斷 想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09-12-14瀏覽次數:3543作者:管理員來源:本站【 字體: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十 年 斷 想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    十年了,在清江晚宴的時候,大家高一聲、低一聲的讓七五年生的人站出來,其實目的就是一個想看看十年前我們是一個什么樣的勁頭,按宋丹丹的話就是“想找找失去的影子”。覃濤等人站起來了,向我們敬了杯酒,放下酒杯不由又生感觸,十年彈指一揮,幾個當年意氣風發的年輕人華發早生,突然有了幾分第二次華山論劍的感覺。
                昨天,喝酒的時候,幾個十幾二十幾年的老同事鼓動我,要寫點東西,講點故事,今天又上網看了看十周年的系列文章,從各個層面,老、中、青同志都抒發了自已的情感。想找找十年來的工作日記,搬家次數太多,找不到,只好讓他塵封吧。憑著酒勁,把腦海里的電影的幾個片斷記錄下來,供關心,愛護,伴隨華審成長的同仁佐餐,也算是把十年前的陣痛、辛勞、喜悅與大家分享。
                99年春節剛過,胃大出血,在家修養,一個分管的副局長帶著機關的幾個美女科長,來到一馬路的家里,帶著鮮花看望,說是改制工作要進行了,讓我回去上班,主抓業務工作、抓收入確保改制的順利進行。一周后,十八個人的審計組開始了對十六個人的事務所為期三個月的審計,而且還當場宣布了審計紀律,不接受事務所的煙酒招待,一時間風聲鶴唳、草木皆兵,看著十七、八個十幾年的老同事正襟危座的找我們幾個談話、問情況、作筆錄,一時間空氣仿佛凝固,真有點黑云壓城的感覺,所里的人員無心上班,競爭對手隔岸觀火,所里改制班子無所事從,我找到了當時的一把手,調侃到,從去年開始你就每個月讓我們給你交2萬元給局里發補貼,不怕和事務所劃清界限,怎么突然吃我們一頓飯就是和被審計單位搞不清了,外面傳說好多,我們可是你的二級單位啊,就算是事務所真有問題責任還是在您這兒啊。領導也笑了,說也是啊,搞過份了點。氣氛遂稍有改觀。眼看審計遙遙無期,大家心灰意冷,一個偶然的事件卻促使審計的盡快的停了下來,一天早上,我原來科里的一個老同事,找我在猇亭時的一個下屬(中年女同志)問情況,不著邊際問了幾個問題便開始了“哼”“哈”官腔,惹惱了那位大姐,你們他X的,吃了飯沒事干,什么都不懂,老子什么東西都是清清楚楚。就是想整人,他們怕你們這些狗X的,有什么問題你們找老子好了,奇怪的是,頭天發生了這件事,第二天,我那十八棵青松一下子就消失在蘆葦蕩里。第三天、第四天……最后等來了九十幾份的簽證。當時的所長,看了這幾十份東西,一言不發,等了幾天對我說:“還是你弄個東西吧,”花了一個晚上寫了我人生為數不多的 5000字回函,第二天打印好送給了每個局長案頭,只記得結尾是“落花有意留水無情?!?/FONT>
                一切都在順利進行,按分工我帶隊到武漢去配合市局完成政府交的事情,這時已大概是七、八月份了。家里在大橋賓館召開2000年審計工作會,我接到了局長的電話,大意是分管局長說,你有十幾萬的問題,你想想怎么回事!我一聽頓時緊張起來,事務所十年書記、所長沒問題,就我一個副所長成了罪犯了,局長把事情簡單的通報了一下。不由感慨,假文憑干部真用不得,我想起,從前有位領導說過的,初中生永遠是初中生,高中生永遠是高中生,大學生永遠是大學生,后天補的文憑不代表水平。我那十幾萬元錢是書記親自批了條子、所長簽了字,名單都附在后面的,是代付所里折騰的那半年的欠職工兌現工資。而且當時書記、所長均在審計工作會的會場,我一氣之下趕回宜昌,把那二寸多厚的領款單交給了那位高學歷、高水平的領導。不過現在想還是后怕,我忘了讓他給我打個收據,他尷尬的收了后至今也沒還給我。
                八月初,經過對牽頭負責人候選人無記名投票,確定了三名侯選人,改制正式開始,所有的人一律不得離開宜昌,違者:領導一律撤職,職工一律取消出資人資格。唉,小女要上學了,還沒出過門,可憐啊,我決定不管他的上廬山,第二天早上,我接到電話,下午兩點開會,要怎么、怎么,必須趕回參加!我告訴他,我在廬山,你愛怎的怎的,那個爽呀!
                回宜后,大家都沒有談起缺會的事,召開第一次全體會議,群眾提了很多的意見,包括為什么我們在改制,市局還在大規模招人、調人,甚至把縣市事務所的工作人員調入,九三年機關分流,市委、政府的政策怎么落實等等。我們那位肩負維穩任務的可愛的領導,并沒有講大道理忽悠大家,而是大談特談小燕子與榮嬤嬤的關系。一句話,誰叫你們沒后臺!你們要象《還珠格格》里說的一樣學會“饒恕”!天啊,看著一群憤怒的臉,我讓人拿來攝像機全程錄像,以后每次會議如此,會上大家心知肚明,只能靠生物療法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九月初的一天,也是我們改制前的前夜,另一位局領導電話,明天要選舉了,作好答謝詞,黨組研究了,你和XXX當選,局里都認可,如果XXX當選你就任書記,一如所預,第二天當選,會場宣布,選舉結果有效,沒有下文,領導走人。
                隔了幾天,我到局里找分管領導,說是休假,送小女兒上大學,要十幾天才回來,左思右想,似乎太不尊重人了,十幾個人的下半輩子的事,沒個交待,說走就走,老班子不管事了,新班子還沒建立起來,職工愿上班上班,不上就不上,一盤散沙,工資也不能正常發放,改制年底要完成,省里已批了在宜六、七家所,都已開始明年的公關了,更有一個曾經在所里工作過的、沒有獲得出資人的會計師印了個宣傳冊,自詡為審計事務所改制所,宣稱一年趕上兩年超過胡興鵬哪個所!而我們甚至連安置、股權設置方案都沒有。改制工作不能等,自己搞。
                召集了第一次發表人會議,選舉了董事會、監事會、會后考慮前所長落選董事,準備設專職書記,報告了一把手并得到首肯;隨即召集了第二次發起人會議,討論決定了公司章程,確立了股權分配,考慮到公司人和的性質,我決定放棄大股東的權利,動員其余董事也放棄了控股的權力,采取了類似合伙人的作法,順利完成了改制最難的環節,也消除了內部的疑慮。領導原來估計在股權設置上要大動干戈的事情避免了,隨后與前所長坦率溝通,一切向前看,從現在開始,所里的管理正式移交新的董事會,避免了兩套班子扯皮,改制順利,快速推進。
                后一步,就是資產處置和職工安置,領導意見,拿100萬安置職工,上繳欠市局管理費20幾萬,又下了個“審計決定”上繳稅金80幾萬元,再就是風險金80余萬元留個事務所承擔法律責任。利害,利害,我對那領導說,你把我們當成財政了,可以搞赤字預算。一個事務所只有600多平方的房子,當時價值不到100萬,結余4萬元,還被荊門法院凍結著,外面的欠款半年前你就安排人直接收到了局里,不可能拿以后的收入來填以前的窟窿,我們什么都不要了,房子、車子、風險金、家俱,你給100萬我把所有的人帶走,沒想到那個領導居然火了來了一句“簽也得簽,不簽也得簽,不簽就換人!”我站了起來,強忍怒火,我告訴他,我不簽!我也警告你,我并不想當這個所長,我當不當也不是你能決定的。同辦公室的另一位副局長,連忙拉住我,勸我們消消氣,協商協商。坐了下來說到,X局長,我想請你自重一些,既然是資產處置和安置協議就應該有協商過程~~~,領導來了一句“鼻涕擄了腦殼清”,也是我不懂幽默,“這十幾個人不是你農機站開拖拉機的,都是市審計局作為人才從外單位招聘、引進的,最差的也是大中專生按政策分配進來的,不是誰靠關系、買文憑混進來的。你還在農機站拼命往審計局調動的時候,是我們響應市委政府號召放棄了公務員身份;你在慶幸你終于坐穩了辦公室主任的位置的時候,我按市局主要領導的要求,為了加強事務所領導班子才沒有到區局去任職;早在九八年,局里調整事務所班子,都和我談了話,是考慮到改制時期的穩定建議領導重新作的考慮;就在改制,你以為可以一手遮天、欺上瞞下時(這時候,我說了他92年挾天子令諸侯的一件事),是我們事務所的領導集體放棄了可以回機關的方案;一切都是為了穩定,為了局領導排擾解難,請你不要把這一切當成軟弱可欺,請你不要搞江湖上一套,你想清楚了,再來找我”。揚長而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天簽了協議,從此領導說改制是你們的事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組建了以新的董事會為主的改制班子,獨立完成了改制所有的手續。當然因為改制一直沒有主管部門出面頗費了些周折,注協領導不解為什么還是叫“華審”這個字號,答曰:不舍!1999年12月15日拿到“華審”全部批文、執照、宣告成立。
                次年四月,剛成立的國家會計學院(現更名北京國家會計學院)召集第一批主任會計師培訓,省注協推薦參加,為期近一個月,受益匪淺。
                回宜后,第一屆的三年,我主要精力都放在處理原事務所的法律糾紛上,大概有二十余起,比較大的有長春一汽的官司、湖北汽車工業的官司、猴王官司、鄭州鋁業官司、荊門官司涉共索賠約四、五百萬,開始還清律師,后來就干脆自己寫答辯,一會兒中院一會兒高院,自己開車、自已出庭。其中一起驗資官司,按律師說,另一被告是時任市委書記的弟弟,法院肯定會判你們賠,果然法院直接裁定華審賠償40多萬,因裁決是對審計事務所我們拒絕簽收,年輕的法官往地下一扔就跑,說留置送達下周執行。害得我鼓起勇氣直接找到市委書記,反映了審判中的一些問題,沒有上訴也沒有執行。過了八、九年問已退休的當時法院院長怎么結的案,說,法院貼了點錢,也不知真假?,F在想想,不知是什么精神使我們自己跨出了這艱難一步,也許是年輕吧。
                第二屆以后,基本可以聚中精力抓發展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再以后的事,公司有檔案,十年征文中老張老羅都寫到了。
                補:關于那位領導,經過那一次沖突后,關系改善很多,后來對改制的公司也算支持,起碼給我的感覺對我和他夫人供職的一家事務所還是一視同仁的??上У氖遣坏絻赡?,不知什么原因在審計局班子調整時,調到另一個部門去了,以后杳無音訊。
            熟妇人妻引诱中文字幕,日本XX偷窥XX自慰,国产zaipai在线视频免费,免费看美女的隐私全部